秒速飞艇哪里
秒速飞艇是不是假的 极秒速飞艇计划 秒速飞艇为什么抓不掉 秒速飞艇精准杀号技巧 秒速飞艇精准计划群 玩秒速飞艇的技巧 秒速飞艇012走势图 秒速飞艇会作假吗 秒速飞艇开奖预测 秒速飞艇开奖兴盛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 秒速飞艇是哪开的 秒速飞艇正规吗 秒速飞艇开奖盛兴 秒速飞艇几点开始时间
中國品牌網-中國十大品牌網logo
中國行業十大品牌
行業新聞
  • 亞歷山大就是征服世界
  • 聯想柳傳志:老人心
  • 當前: 中國品牌網 >> 媒體聚焦 >> 行業資訊

    聯想柳傳志:老人心

    2012-04-24 10:34:41 發布  本站原創   【字體: 】   瀏覽
    【導讀】當著我的面,柳傳志從褲兜里掏出樂Phone.他身體微微向前探,問:“你知道我用樂Phone做什么嗎?”接著,他的手指輕快地劃過手機屏幕:“你看,里面裝有百度客戶端。除了打電話,樂Phone對我最大的用處是搜索,比如說今天下午有客人來拜訪我用樂Phone一搜索,這位客人的背景、經歷、特長等全出來了。包括你,你來之前,我搜索過,你發表過什么文章,我都知道。”他帶著有點得意的語氣說。

     

    當著我的面,柳傳志從褲兜里掏出樂Phone.他身體微微向前探,問:“你知道我用樂Phone做什么嗎?”接著,他的手指輕快地劃過手機屏幕:“你看,里面裝有百度客戶端。除了打電話,樂Phone對我最大的用處是搜索,比如說今天下午有客人來拜訪我用樂Phone一搜索,這位客人的背景、經歷、特長等全出來了。包括你,你來之前,我搜索過,你發表過什么文章,我都知道。”他帶著有點得意的語氣說。

    在錯失了2005年PC市場消費領域興起的機會后,樂Phone被聯想集團寄予了厚望——他們期望趕上這一波方興未艾的移動互聯網浪潮。今年4月19日,在樂Phone發布會上,柳傳志做了一場令人難忘的演講,他稱聯想站在懸崖邊上,到了必須背水一戰的時候。

    對于樂Phone和聯想集團的移動互聯網戰略,外界的批評聲音不斷,很多人認為聯想集團在大勢激變面前表現得遲鈍而緩慢,并沒有體現與地位相匹配的戰略眼光和創新力。IT評論家謝文說:“只要聯想集團仍舊是IT產品制造業的傳統思維,不從產品制造商定位轉為產品服務商,就不可能提高收入規模和利潤。所以,聯想集團的移動戰略,就是賣點便宜貨,賣完后跟聯想沒關系了,那是電信的事。”柳傳志對此不以為然:“對于聯想這樣的企業來說,你如果走一條新路,你的投資巨大,但最后不能引領市場,最后結果是會死的。DEC就是例子,當時是比惠普還要大的公司,為了跟IBM競爭,DEC把大量的錢用在開發一種叫阿爾法的芯片上,最后沒爭過,整個就死了。”

    “像聯想,大家可以積極地要求我們,應該跟美國人拼一把;但我可得算準了,贏不了會死人的。”他很推崇《毛主席語錄》里的一句話“不打無準備之仗”,并在這句話基礎上總結出“要瞄著打,不能蒙著打”。

    在樂Phone手機發布會上,柳傳志做了一場慷慨激昂的演講,他眼睛放光,臉因激動而漲紅。“他明顯老了很多,但他的興奮勁頭,和1976年那次批判四人幫的演講基本無太大變化。”聯想創始人之一、聯想集團前副總裁張祖祥說。

    34年前的冬天,在中國科學院一間普通會議室里,一場針對“四人幫”的批判大會正在進行。當時,32歲的柳傳志身穿藍色的確良中山裝,在臺上慷慨激昂地演講,他目光如炬、雙手緊握拳頭、額頭青筋暴起。這給張祖祥留下深刻印象,后來,他欣然應允柳傳志的邀請,共同創辦聯想。

    現在,71歲的張祖祥已經退休10年,閑暇時四處游山玩水;而66歲的柳傳志仍然擔任著聯想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裁、聯想集團董事長等職位。近十幾年來,他被譽為“聯想教父”、“中國企業家之父”。國內的企業界大佬對他是一片稱贊聲,萬通集團董事長馮侖在今年9月的一次論壇上說,柳傳志的財富在富豪榜上排不上號,但每逢企業家們聚會時,大家會很自覺地將柳傳志排在第一位。美國《時代》雜志曾將他評為“全球25位最具影響力的商業領袖”之一。

    我曾經幾次接觸過柳傳志,看起來他對每一個人都很和藹,他低著頭和每個人交換名片,和人握手時,力度適中,臉上微微掛著笑容,讓你覺得很受尊重。但柳傳志不喜歡拍照,采訪前,聯想控股的員工就告訴我:柳總不愛拍照,拍攝時間只有10分鐘,時間長了他會不自在。但實際只拍了五六分鐘,柳傳志和攝影師商量:“可以了吧,要不就這樣吧。”柳傳志曾說,如果讓他擺樣子拍照,就不是他了。

    他的下屬覺得他不怒自威——這是長年居于上位的天然威儀。“和柳總說話前要打好腹稿,沒考慮清楚前不要輕易開口,否則可能受批評。”一聯想控股員工說。

    從1984年的20萬元起家,在柳傳志的掌舵下,聯想控股已經成為龐大的企業,2009年綜合營業額約1063億元,員工總數近3萬人,其旗下有聯想集團、神州數碼、聯想投資、融科智地、弘毅投資等五家子公司,其中聯想集團更于2004年收購IBM的PC業務,成為一家國際化公司。另外,聯想控股有直接參與的天使基金聯想之星,自身也在做企業,主要涉及化工、大農業和現代服務業這三大領域。

    今年四五月份正是聯想集團新一財年部署開局的時候,那段時間柳傳志忙到了他幾乎受不了的地步。之后,他就比較放心了。聯想集團的事基本上路了,他和楊元慶定期通個電話,了解了解聯想集團的事就行了。他更多的精力放在聯想控股上。這和去年大不一樣,整個2009年,他對聯想集團是比較揪心的。

    2008~2009財年,聯想集團全年虧損2.26億美元。財報成績糟糕的直接后果,即是當時的CEO阿梅里奧走人,楊元慶接任CEO,柳傳志復出出任聯想集團董事長。如果聯想沒有起色,至少柳傳志數十年不敗的赫赫聲名將蒙塵。

    柳傳志問我,如果你家小孩在馬路上玩,汽車眼看著要過來了,你是沖上去拉他一把,還是先考慮萬一把我撞死了怎么辦?他說:“聯想就是我的命根子,如果需要我,我隨時會上。”反對他復出最堅決的是他妻子。她說:“你歲數這么大了,身體可能受不了。”當時柳傳志血壓不太好,聯想控股這邊又剛剛啟動聯想之星。“有些情離開我是有一定困難的,如果我再去抓聯想集團的事,身體是否吃得消?將這些事情考慮得很周到細致后,我才決定從聯想集團復出。”

    我問他,復出壓力那么大,有沒有著急到坐立不安的時候?他指著在一旁的一位聯想控股女員工,提高聲音說:“你問問她,我什么時候坐立不安過?”

    現在在聯想的年輕人很難見到柳傳志著急的時候,經過大風大浪后,如今的柳傳志是沉穩老練,不動聲色。聯想老人張祖祥還記得,1989年香港聯想大虧,柳傳志急急忙忙坐飛機趕到香港,立即召開會議,他瞪著通紅的眼睛,對香港的合作伙伴說:“這是國家的財產,把你們全家的資產、全家性命都拿到公司來。我這次是腰里別著手榴彈來的,如果公司垮了,我會綁著你們一塊跳樓!”

    柳傳志跟張祖祥他們列出的聯想規則中曾經有一條,公司是國家投資20萬元的,國家是船主,而我們是船長。“我們一定要有船長的心態,不能損害國家利益。在這個公司,要把國家和個人的關系擺清楚。要把公司辦好,就是要為國家把公司辦好。”

    2007年底,柳傳志、張祖祥等幾個聯想創始人去俄羅斯旅游時,開了一個小會。那時候,柳傳志已有感覺,聯想集團的問題很嚴重。他準備了好幾個方案,其中一個就是迫不得已時他將復出。張祖祥等聯想老人都覺得他此時應該站出來,但柳傳志說再想一想,還需要做好各方面的思想工作。如果調整不好,實在不行的話,他就上。“當時我也很緊張,如果不采取堅決措施的話,聯想集團是會毀掉的。”張祖祥說,“我的一個強烈感覺就是,一個企業要有真正的主人,敢于負責。一般的人大概會先想到自己,如果做不好會帶來什么樣的問題。”

    一名聯想控股員工告訴我:“柳傳志從聯想集團復出的一個原因是,聯想集團的國外機構投資人對楊元慶做CEO還是缺乏足夠的信任,楊元慶做CEO的前提是柳傳志得當董事長,因為他們對于創始人是絕對信任的。”

    2009年3月,柳傳志在聯想集團復出后,前聯想集團工程師、半導體博士王艷輝曾經拜訪過聯想集團部分高管。“此前由于很多位置被老外掌控,國內的高管并沒有多少話語權。柳傳志復出后提拔了幾名中國高管。阿梅里奧離開后,國內高管信心十足,覺得他們的機會來了。”

    王艷輝一直認為柳傳志未必是千里馬,但一定是中國最大的伯樂。上次他見到柳傳志,柳傳志告訴他“一個董事長或CEO,兩個品質是最關鍵的,一是容人,容忍那些比你強的人,第二是讓利,容忍很多人能做得到,但讓利這個度很難把握,讓早了,對方不一定具備那樣的能力。讓晚了,這個人才很有可能會走。我自己在某方面未必比你強,但是我一定要把你用到極致,并且我會讓你獲得該得的利益。”

    柳傳志的放權,讓手下的人有了成長的空間,這避免了重蹈諸葛亮的覆轍。諸葛亮事事親力親為,卻留下了“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的尷尬局面。王艷輝說:“楊元慶這人學習能力挺強的,收購IBM算是柳傳志為楊元慶挖的一個坑,他也在賭楊元慶能成長到什么地方。現在看來,楊元慶跳出這個坑了。”

    聯想控股一名老員工告訴我,聯想控股的人才厚度是很厚的,柳傳志下面有楊元慶、郭為、朱立南、趙令歡和陳國棟等人,楊元慶下面又有馬雪征(前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兼CFO)、劉軍、陳紹鵬、王曉巖等高管,這些人下面又有一大批中層管理者,就像階梯式的人才厚度。“一提海爾大家就會想到張瑞敏,華為就是任正非。但提到聯想你會想到很多人,而柳傳志這些年主動將這些人往外推,跟媒體打交道、參加活動,讓外部認識他們。”

    另一聯想控股員工說,外界都在關注柳傳志的接班人問題,其實這個問題并不存在,“聯想集團是楊元慶負責,但楊元慶在聯想控股沒有任何職位,因為聯想集團的空間已經足夠大了。朱立南是聯想控股常務副總裁,僅次于柳傳志。”

    柳傳志希望挑中的人有主人的意識和責任感。王艷輝說:“我見過國內很少能有人像楊元慶這么拼命的,他以前可以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一周工作7天。而且他能堅持10年、20年,別人能做得到嗎?反正我做不到。”

    柳傳志說:“楊元慶是比較吃苦,他并不愿意到美國過日子。羅利,美國一個比較偏僻的城市,你叫人家在那過日子我覺得挺別扭的。一家老小都在中國,在家里還有他老婆給做飯,到美國多虧!但是,楊元慶是有事業心的人,能吃苦。”

    柳傳志復出后的結果卻是比較順當,好像2.26億美元的虧損,只是一艘巨輪在航行中遇到的短暫暴風雨。依靠中國以及亞非拉市場的拉動,聯想集團連續五個季度增長速度快于行業整體水平,據今年7月分析機構IDC發布的2010年第二季度數據,聯想集團的全球市場份額首度超過10%,達到10.2%.“聯想集團最困難的時期已經過去,我們重新走上了高速發展的軌道。”今年8月19日,手執2010至2011財報第一季度盈利8200萬美元的成績單,柳傳志笑了。

    今年9月,《三聯生活周刊》中《柳傳志、楊元慶的形與勢》一文寫道,所有接受《三聯生活周刊》采訪的聯想集團高管,對阿梅里奧的評價除了“操盤高手”之外,再就是 “追求即期效益”。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賣掉了聯想移動——這個柳傳志、楊元慶他們認為應該保留的、符合未來3C融合趨勢的、企業戰略性方向的產品。

    “CEO希望把手機賣出去,因為是他負責,其他人是不應該予以干涉的。我有不同看法,但尊重CEO的意見,賣了就賣了。不過在我心里,一直認為這塊業務將來還是有重要作用的。”柳傳志說。在他的協調之下,聯想控股旗下的弘毅投資以1億美元的價格接手了聯想移動。后來,聯想集團需要手機業務,又以兩億美元的價格買回來。

    “如果是職業經理人的話,他就一定不會干的。因為這種牽扯到關聯交易的事本身是很討厭的事。”柳傳志說。

    這事也給了他深刻教訓,他對西方企業職業經理人機制的看法更加審慎,沒有家族的家族企業的期望越來越強烈,他希望他的接班人在精神上繼承他的“血統”,將聯想當成家。“沒有主人的話,這種事誰都要躲,沒有人愿意做。

    “另外,個人的聲譽也很重要。我做這事的時候,公司董事會內部、員工內部、甚至到媒體,沒有人懷疑我的個人動機,因為我確實聲譽還比較好。如果我以前在這種事上搗過鬼,今天再做這事就會很麻煩。”

    作家遲宇宙在其《聯想局》一書中寫道:“2003年9月5日,柳傳志父親柳谷書去世。9月15日上午,八寶山,柳谷書追悼會,200平米的大廳水泄不通。一位參加了追悼會的年輕人說,那天沒有去八寶山絕對是一種遺憾,因為失去了一個在柳傳志最脆弱的時候了解和理解這個人內心的機會。”

    他(柳傳志)想到自己不可能全部學到父親的才華風貌,但父親做人的正直和清白卻不敢忘。父親一生做人清白,但公私分明。“我們兄弟姐妹幾個,工作性質不同,事業有大有小,但我們每個人掙的每一個銅板都是干干凈凈、清清白白的,我們永遠不敢忘記,我們是您的孩子!”

    正直的清譽讓柳傳志安然渡過驚濤駭浪,也為他做事帶來很多便利。聯想集團的分拆、聯想移動的左手換右手以及引入泛海控股都有柳傳志的人格作保。“引進泛海本身沒有任何阻力,泛海的老總盧志強 和我在1994年就認識了,有十六七年交情,因為長期在一塊,為人作風都太熟悉了。”

    1984年,為了創辦公司的事,柳傳志和王樹和(聯想首任總經理)特意買了一包三塊七毛錢的、帶錫紙的香山牌香煙,上門游說張祖祥。之前金燕靜辦信通公司,融資300萬元,找張祖祥過去當副總經理,被后者拒絕了。信通后來走私事發,金燕靜鋃鐺入獄。但這一次找上門來的柳傳志等只有20萬元資金,張祖祥卻答應了。“我覺得柳傳志非常靠得住,對人誠懇。”他說。

    聯想創業之初,有一次開總經理室成員會議,制訂了幾條天條。第一條是,不吃回扣,有的外商要給我們一些好處,柳傳志說,我們可以吃糖衣,但是炮彈我們要打出去,不能吃里扒外。第二條,有問題擺到桌面上來,不許在桌子下做小動作。另外,有人來找總經理或副總談事情,總經理或副總要了解,這人是否和總經理室的任何一人談過,他的意見是什么,避免下面有人鉆空子。第三條,子女不能到公司任職。

    這幾條天條讓張祖祥深刻地意識到“柳傳志是一個不搞小動作的、正直的、能夠團結一大群人來為我們聯想的發展做事情的人”。

    違法的事情不能做,這是柳傳志的底線。聯想創業初期,曾有高干子弟通過父輩關系,找批條,弄到計算機配件。聯想可以從中得到一些好處,“但這會帶來長遠的麻煩。”

    1991年左右,聯想已經有一定規模了,一些年輕人見聯想生意好,又是國有企業,因此建議柳傳志另創公司轉移業務。“如果我真的這么做了,可能我的個人財富比今天多得多,但我的心永遠不會舒服,你就不是人了。我相信,這甚至對打算做中國高科技企業的人也是個打擊,任何人都信不得。”

    上世紀90年代初期,海南房地產很熱,外界傳說利潤如何之高,有人就鼓動柳傳志:“老柳,咱們去干干!”柳傳志說不行,一是越界的事不能做,當時搞房地產柳傳志也知道一些內幕,知道主要搞關系。二是聯想的主業是計算機,沒有那么大精力和資金去做其他的。“如果當時不是一心一意只做計算機,別說后來在國內領先、打到國外,恐怕在國內生存也難說。”張祖祥說。

    北京中關村融科資訊中心聯想控股總部,柳傳志辦公室鋪著厚實的米黃色地毯,棕色的書桌上擺著一盆白色的蝴蝶蘭,堆著一尺多高的書。墻上掛著一書法橫幅,上面寫著“弘毅”。“弘毅”二字出自《論語》“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遲宇宙認為,這句話基本可以比較準確地概括出柳傳志的性格。

    8月2日,在柳傳志大辦公室旁的會客室里,柳傳志接受了《東方企業家》的采訪。他穿著淺藍色的短袖襯衣、灰黑色西褲。花白的頭發、松弛的面頰、深刻的皺紋——雖然比起同齡人來,他算皺紋少的了——都向我提醒他的年齡。柳傳志蹺著腿,身子輕輕斜倚在淺黃色皮沙發的靠背上。他緊閉著嘴,嘴角有兩條下垂的深刻線條,看起來凜然不可侵犯。

    但他一說話,我就強烈感覺到他富有感染力的激情。他聲音洪亮,中氣十足,時不時做出簡潔有力的手勢。講到聯想控股的構架時,他立即起身快步走到用于書寫的玻璃白板前,拿起筆快速寫起來。

    柳傳志喜歡盯著你說話,眼睛炯炯有神。每逢開會,他都要求每個人都得盯著他眼睛看他說話。開大會時,燈光打到舞臺上,下面的觀眾處于暗影中。柳傳志就立即要求:“將臺上的光弄暗一點,把下面的燈打開,我要看到你們。”

    他喜歡和年輕人溝通,在聯想控股內部網潛水,有時候也會匿名回帖。他看《杜拉拉升職記》、《明朝那些事兒》,還向人推薦《杜拉拉升職記》。他說,“那本書真的是在大型外企職場干過的人才寫得出來,很真實,我還讓在高盛工作的閨女看過。像瓊瑤的書,天天都在想白馬王子,有什么意思,現實生活中沒有這種事。”他也約過《明朝那些事兒》作者當年明月一塊吃飯聊天。

    柳傳志喜歡看毛澤東的書,毛澤東喜歡的《紅樓夢》他有兩三次打算認真看完,看到3/4處就放棄了。“膩煩得很,弄點螃蟹也寫上好多字,男孩女孩來來回回這點事,發個小脾氣什么的就完了。我覺得娶媳婦,薛寶釵比林黛玉強多了,真的,弄林黛玉當媳婦干嗎呢……這種人不能在聯想干。”

    他還經常看手下的員工在玩什么。“她們說偷菜怎么地好玩,后來我弄明白了,因為誰都想犯點規,搗點鬼,但又不能犯大錯。跟英國足球流氓差不多,白天上班是個大夫,但晚上就鬧上了。”談及這些他覺得有趣的事,偶爾也會像個孩子似的笑起來。

    柳傳志現在每天早上六點半起床,隨后就到在家附近的、只有10分鐘距離的高爾夫球場打上兩小時的球,九點左右就在球場花5分鐘洗個澡,九點半準時上班。

    1984年,聯想剛創辦不久,一天早晨8點半開會,張祖祥在門口遇到熟人就聊了兩句,結果遲到了。當時柳傳志說:張總,你今天遲到了,罰站一分鐘。開完會,柳傳志專門對張祖祥說:“張總,對不起,為了建立這個制度,叫你第一個就罰站了。”張祖祥說,“以前計算所的科研人員開會很不守時,柳傳志定了這個規矩后,再沒人故意遲到,遲到就罰站。”

    聯想控股一老員工告訴我,柳傳志自己也被罰過站。一次是聯想還在一幢小樓里辦公,電梯壞了,那時還沒手機,身邊也沒人,柳傳志沒辦法,在電梯里憋著就遲到了。還有一次是在外面開會,被中科院領導拉出去說話,他身邊也沒人,又沒法跟領導說:我不能遲到,得趕緊走。所以又遲到了。兩次都罰站了。

    在這樣的以身作則下,聯想執行力很強,自上而下能保持一致。這次采訪聯想的人,也給了我這種強烈感覺,聯想的人好似大大小小的齒輪經過精密計算,咬合運轉。當他們說話的時候,在重大問題上相當謹慎,口徑一致。“成績有十分,說六七分不行,說明你沒本事;說十分也不行,柳總不容許我們吹牛。十分里說九分,留有余地,這是柳總的要求。”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負責聯想控股公關的員工說。

    今年9月,柳傳志和一員工到合肥參加中國企業五百強的發布會,柳傳志在路上和這名員工聊天時告訴對方:“現在外界有些人、有些媒體說咱是聯想教父、中國企業界教父,也有說是IT企業教父,咱還沒到那個份上,咱心里頭知道自己是幾斤幾兩,你們對外說話啊,要千萬注意。”

    “當時只我和柳總兩人,是私下聊天,他說得很誠懇,語重心長。”該員工說,“有些老板喜歡手下人將自己在外捧得很高,但柳總卻希望往下走。”

    周自強自2003年起一直擔任柳傳志的翻譯,直到他近期擔任聯想之星教育長。柳傳志要求聯想控股相關員工對控股下面的三家與投資有關的企業做投資管理報告,這三家分別是聯想投資、弘毅投資和融科智地。投管報告不僅要求對三家公司公司的業務做出評價判斷,而且要對三家公司的CEO做評價判斷,這就要求員工對朱立南、趙令歡、陳國棟三位老總做評判,這三人同時也分別是聯想控股的常務副總裁、高級副總裁和副總裁。

    “他們都是聯想控股副總裁以上的領導,我們敢說什么?但柳總說,既然你在這個部門就得做評價。怎么評價?我不能聽了一兩個人對朱總(朱立南)的評價,就打分,得了解周全,還得跟朱總去交流溝通,還得和他下面的人溝通。盡可能全面地、客觀地了解這個人。并且,在用詞上要盡可能的客觀、實事求是。柳總非常在意一些詞,比如說非常、極其、特別等。”周自強說。

    如果員工說出“特別”二字,柳傳志會問:你憑什么說這個詞?每個詞背后必須要有充足的理由來證明,非常好或非常不好,都得要理由。但是,即便是選擇一些中庸的詞,比如“不錯、還可以”等,也不行,不疼不癢的柳傳志也不愛看。下屬給柳傳志打報道,先在部門內部進行反復討論,一個字一個字地推敲,討論過多次后才敢向柳傳志匯報。即便如此,匯報的時候還是害怕出錯。“永遠是如履薄冰地在做事。”周自強說。

    一次聯想控股某部門寫了部門職能介紹交給柳傳志,用語比較文縐縐。這篇文章將發給所有聯想控股員工看。柳傳志把部門負責人叫了進去,讓他讀這篇文章。等他讀完,柳傳志厲聲質問對方:“你現在隨便叫一位控股的員工進來,看他能不能讀懂你寫的這些話?你想要顯擺文字別在這兒擺,咱聯想是怎么說話的?能這么說話嗎?”

    7年前柳傳志接受遲宇宙采訪時,曾評價自己:“我總體上很好斗,外面太方,不肯吃虧。老早的時候,我爸爸就給我說道,讓我外圓內方。我現在慢慢比較圓滑一點。”

    柳傳志告訴我:“我一路走來基本是荊棘叢生,身上被劃得全是血道子,我現在常和很多企業家交流,大概我身上劃的血道子算是多的一個。其他人真的沒有我那么多精彩,現在這條路,基本是走出來了。”

    他有眼光,有做大事的魄力,但又善于忍耐,小心謹慎。“諸葛一生唯謹慎,呂端大事不糊涂”,柳傳志讓我聯想到古代在皇權高壓下的權臣,對于風險有著天然的敏銳。他們知道如何不觸及掌管他們身家性命的皇帝底線,又知道如何在皇帝容忍的范圍內實現他們的政見。柳傳志說:“當時創業是有紅線的,如果你邁出一點就會被抓起來,但你要是不邁的話,你根本活不下去。因此你要很巧妙地壓在紅線的邊上走,想想當年在中關村創業的公司,到今天活著的有幾家?”

    遲宇宙告訴我,聯想集團前高級副總裁兼CFO馬雪征曾和柳傳志談到她當初離開中國科學院的原因,中科院的一些人做關系不做事,根本不是結果導向,做事的人爬也爬不上去。但柳傳志告訴她:“我也在干部局做過,如果我還在干部局,我可以做一個很成功的局長。你決定心在這兒做,你就要看在這個環境里,怎么適合做人。別既在這個環境里頭,又不改變自身適應環境,又改變不了環境,只會發牢騷。最后忍著忍著到60歲,一事無成。”

    原紅塔集團董事長、“中國煙草大王”褚時健是與柳傳志同時代的企業家,曾和柳傳志同臺領過獎。當時褚時健一手將虧損厲害的紅塔集團變成每年向國家上繳利稅一兩百億元。而聯想2000年前后整個公司營業額才兩百億元。但是,由于沒有解決好股權激勵問題,褚時健因貪污鋃鐺入獄。這事對柳傳志觸動很大:“不做改革的犧牲品,經得住誘惑,這也是很重要的一條。”

    “這不是說我們要股權是錯的。我們做聯想冒了很多風險,包括政策風險、商業風險。但是,到了最后,利益完全跟我們沒關系,就好像你是一艘大船的船長,到達勝利的彼岸后就跟你沒關系了。”柳傳志說。

    聯想創辦后,柳傳志得想辦法調動人的積極性,在企業要當家作主,但怎樣才能讓大家有主人心態?光靠精神恐怕不成了,當時社會上已經有人跳槽了,哪工資高上哪去。

    他意識到,要靠精神和物質的結合。早期創業時,聯想實行的是將利潤5-3-2的分成比例,就是5成做發展基金, 3成做獎勵基金,2成做福利基金。當初20萬元起家時,利潤也是有限的,運營中沒有按照這個比例來兌現。柳傳志和中科院談,如果想讓大家有主人翁意識,就得拿股份、分紅。1993年批下來了,員工持有一定股份,但實際上也沒分紅,只是文件擺在那兒。直到2001年,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批準聯想股權制改革,中國科學院國有資產經營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國科控股)占65%,聯想控股職工持股會占35%.個人股權才算落實了。

    “如果改得太早、拐個急彎,做不成就干脆自己撈,像紅塔就出事了。柳傳志提倡拐大彎,水到渠成就成功了,完全是合法合理的。”張祖祥說,“他有個特點,不看眼前利益,看長遠,好多事情都屬于拐大彎。你要說柳傳志能想出20年以后的事情這是瞎吹,但對5年后或者更遠一點的想法,他是有這個智慧的。”

    財經作家蘇小和在《中國企業家黑皮書》中記下了一段柳傳志的話:“我從1984年開始辦企業,1988、1989年就已經站在各種領獎臺上,但直到現在仍然還和我站在同一個臺上的人,少之又少。曾經的企業界風云人物,如周冠五、褚時健、倪潤峰、于淑珉,現在都徹底退出;而淹沒在歷史浪潮中的企業小人物就更多了,僅中關村就數不勝數。目標堅定、方向清晰,在為了實現這個目標的情況下,有時可以妥協;但總目標本身,一定要堅定。”

    2009年9月8日,聯想控股與中國泛海控股集團正式宣布,作為聯想控股股權掛牌期產生的唯一一家符合條件的受讓方,中國泛海控股集團成為聯想控股的第三大股東,持股29%,交易價格為27.55億元人民幣。此次股權轉讓后,聯想控股新的股權結構為:國科控股占36%,仍為聯想控股第一大股東,聯想控股職工持股會占35%,泛海控股占29%.從1993年到2009年,聯想改制是一段漫長的、驚險的航行,需要小心翼翼地避過暗礁,繞過冰山,不能擱淺于沙灘,不能迷失于磁場,不能被漩渦吞噬,不能被巨浪掀翻,最終安然無恙,達到勝利的彼岸。至此,柳傳志在中國企業史上,留下最具有價值的一筆——他是少有的、成功解決了接班人問題的企業家,是少有的、成功解決股權激勵問題,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的企業家。

    對柳傳志來講,這夠了嗎?

    神州數碼董事局主席兼CEO郭為7年前在接受遲宇宙采訪時,曾談到他進聯想前,與柳傳志有過一次見面。這次見面談起了當時的出國熱,柳傳志說:“很多人出國就是自己涮涮盤子,然后讀讀書、長長學問,我覺得我們的企業搬到海外去,才是中華民族的尊嚴。”這震動了郭為。1989年,在一次員工大會上,柳傳志第一次提出民族工業的口號。

    2010年,在樂Phone的發布會上,柳傳志再提民族品牌。IT觀察家、五季咨詢合伙人洪波對此感到失望:“聯想集團好不容易成為一家國際公司了,現在又重新強調自己的中國身份。這有一點你已經成年了,卻還要回到他*的懷里撒嬌的感覺。”

    “民族”是柳傳志這一輩人習慣的話語體系,更是這一輩人割舍不掉的情懷。2009年4月左右,柳傳志和周自強到美國北卡羅來納州開聯想集團董事會。天氣乍暖還寒,柳傳志和周自強在酒店外的綠化區域緩緩散步,順便聊起聯想之星這個事。周自強說,大家都說這事難度太大做不成,但他覺得,如果聯想將此事做成了,就做到了別人想象不到的事。柳傳志告訴周自強:“你光這樣想還不夠,這事不在于別人說難度如何高,或者是別人懷疑的事。此事真正的意義是,如果做成了,對整個國家,對整個中華民族都是有巨大的貢獻的。你只有這樣想才能把這事真正往下走,這事大到對國家,往小是對中科院,再往小對公司,都是有巨大意義的。”

    “他有產業報國的情懷,并且特別明顯,這是像他這種年齡的人特有的情懷。”周自強說,“文化大革命耽誤了他多少年,柳總每次和我聊天時,都說中國現在怎么樣,說中國經濟比當年好得不得了。他告訴我,每逢節假日他特別愛逛商店,看到那些瑯琳滿目的商品就特別高興。他說‘你沒有想象文革的時候,我連吃肉都吃不上、天天挨餓,什么都沒有。今天看到那么好,真的特別高興’。”

    1984年,柳傳志40歲時開始創業,在他的前40年,由于文化大革命等原因,他覺得憋得很厲害,“一直想做事情,要把這點勁使出來,所以后來走這條路很自然。”

    他小的時候,聽父親說起日本入侵中國的時候,中國人怎么怎么受欺壓,父親講的時候是義憤填膺,柳傳志聽著也是義憤填膺。后來,他看了一些歷史書籍,覺得是恥辱,“真的覺得太恥辱了!”建國前30年的諸多政治運動,他也大都經歷過了。在大學畢業的時候,他的思想已經比較成熟,他所在的軍事院校里又有一些高干子女。那些政治運動給他帶來了很大的痛苦,“你稍微露出來一點就是反革命,那肯定是槍斃的罪。不露出來又會憋死你,只好找要好的幾個朋友發牢騷,把門一關就換另外一個人了。我從來不說特虧心的話,但在那時真的非常非常難受,憋得受不了了。終于到了改革開放,有了能做事的感覺,很想試試自己有多大能力,越做越大,不僅自己做好了,還有天生的一種責任感,公司那么多人,我得為他們負責任。”

    他說除了他父親,他最尊敬的人是鄧小平。鄧小平解決了兩個問題,一是過去中國以階級斗爭為主,根本不談經濟,鄧小平提倡以市場經濟為主;第二,鄧小平解決了老人政治的問題。不解決這些問題,今天中國完全不可能發展成這樣。

    周自強感覺2005年后柳傳志對中國民營企業的看法發生了變化,他經常和中國的民營企業家們在各種場合接觸。近幾年,他越來越多地站出來為民營企業說話了。他希望政府在各個方面支持中國民營企業的發展。

    作為從中科院走出來的企業家,柳傳志覺得,制約科技成果轉化的因素大體有三個:機制、觀念和人才。其中,人才特別是科技創業型CEO的發現和培養是科技成果轉化的重點和難點。從2008年起,聯想控股和中科院共同發起成立聯想之星,聯想控股設立4億元的天使投資基金,通過“創業培訓+天使投資”,發掘并培育科技創業領軍人才,幫助他們成為科技創業的明日之星。

    聯想之星有針對CEO的培訓班,第一期培訓班主要針對中科院系統內、有創業想法的科技人才。每個班的第一堂課由柳傳志主講,“聯想之星”第一次開課前,培訓大綱經柳傳志修訂了9次。

    山東新風光電子科技公司總經理何洪臣是聯想之星第二期學員,今年他的公司營業額有兩億元左右。2009年7月,他從媒體上得知聯想之星在招收學員的消息,立即報了名,到北京經過幾道面試,被聯想之星第二期培訓班錄取。這期共有31名學員,大都是像何洪臣這樣的企業家或希望創業的科研人才。為期一年,聯想之星對學員進行10次培訓,地點在全國各地,不但不收培訓費用,而且學員住的都是四星級賓館,每人一個房間,吃住免費,其間還有聚會、唱歌等互動、旅游環節。“我當時覺得不可思議, 就簽了約。但如果三次不來上課,或者不能滿足學習要求,比如交作業、答辯,那你就要賠償15萬元。”

    何洪臣說,“柳傳志做這個平臺,我覺得是為了實現他的產業報國的終極夢想。”

    從聯想控股的角度來看,旗下有聯想投資、弘毅投資兩大針對企業中后期的投資公司。如果加上類似天使投資的聯想之星,聯想控股的投資鏈將涵蓋早期、中期和末期投資,并且這三者之間還可以互相打通。在聯想之星的兩期CEO學員中,聯想系已經對第一期的一家大連企業進行了投資,在今年7月30日的第二期學員畢業典禮上,柳傳志還感慨投少了。另外,聯想系和第二期的個別企業在意向洽談中。

    在中關村融科資訊中心聯想控股總部,寬敞大廳里,一面墻鑲著大塊的藍色玻璃,上面嵌著龍飛鳳舞的繁體字——“以產業報國為己任,致力于成為一家值得信賴并受人尊重,在每個行業擁有領先企業、在世界范圍內具有影響力的國際化控股公司”。這是柳傳志定下來的聯想控股的愿景,“現在,聯想集團算是有比較大的影響力了。”

    另一面墻刻著聯想的歷史。黃銅鑄的雕塑看起來像抽象的大船,斜插下方的姿態帶來乘風破浪的寓意。“船”是柳傳志發言時喜歡用的比喻。柳傳志說:“聯想現在是統一領導的一艘大船,但真正開到國際的大洋里又是一艘小船。前面的海域是什么你也不清楚,所以要認真去看方向。”

    從現在聯想控股的愿景與布局來看,柳傳志更希望把聯想從一只大船變成一支艦隊。他不滿足于僅僅一個聯想集團,現在他的工作重心是聯想控股直接投資的企業,涉及化工、現代服務業及農業。他希望在這些領域再造幾個“聯想”。今年9月12日,聯想控股斥資180億元,在山東棗莊打造煤化工基地。9月15日,聯想控股投資12億元,獲得神州租車超過51%的絕對控股權。另外,聯想控股的大農業項目正在緊鑼密鼓地籌備之中。

    聯想控股直接投資的企業與聯想投資、弘毅投資兩家投資公司不同,后兩者是財務上的投資,遲早會被出售。而聯想控股投資的上述領域的企業不會被出售,將會是控股的核心資產,會一直持有。聯想控股的目標是通過投資構建核心資產,并長期持有,用5~7年時間來上市。”柳傳志告訴我,他絲毫未考慮到5~7年后他已經七十多歲了,“產業報國是我的第一愿景。如果能做好,特別是農業這塊,就真的實現了產業報國。”

    采訪聯想多人,他們幾乎都會提到“大樹和小草”。這是柳傳志女兒上中學時他們老師給她出的題目,她問柳傳志:你是愿意做大樹還是做小草?柳傳志回答,當然想做大樹了。“我想這句話寓意很深刻,這個世界本身真的是靠大樹在往前拉動,要沒有鄧小平這棵大樹拉動中國的改革開放,哪里會有今天呢?沒有很多民營企業家站出來,就不會解決那么多人的就業問題。所以我相信,盡管大樹再難,總會有人前赴后繼,總覺得會有人愿意當這個大樹。比如像我,我自己就是不管不顧,堅決要當這個大樹。”說到此時,柳傳志情緒稍有點激動,稍立起身,手在胸前握成拳。

    “未來聯想控股也會上市,利遠大于弊。市盈率高的話,有10%~20%的股份轉讓出去,就會有比較大的資金回報。有了資金回報,我們再往里投入。”談到聯想控股的規劃,他眼睛發亮,原本斜倚在沙發靠背的身體一下子挺直了,右手一揮:“我喜歡千軍萬馬一塊動,這個比打高爾夫球更好玩。”

    如果每天能有兩個小時打高爾夫的時間,對他來說就是非常愉快的事了。柳傳志說,以后,每天如能打上兩個小時球,還能看看兩個小時的電影或小說,找一些愛聊天的人瞎扯淡那就更好了。

    “我覺得民營企業家這個行業太好了,如果下輩子有機會還干這個。為什么呢?凡是說到的事都在我的管轄范圍之內,我頂多被唐旭東(聯想控股副總裁)他們監督,咱們一塊討論,之后大家都同意,策劃清楚,一步步做成,這是非常幸福的感覺。”如果從政的話,“上面、下面由得了你嗎?根本由不了,辦不到的事我堅決不做。”

    柳傳志希望,如果不犯老年癡呆病,百分之二三十的時間做工作,百分之七八十的時間休閑,最為合適。“我相信有一件事我是要管的,就是聯想控股的員工持股會,將會變成一家公司,因為將來聯想控股上市的話,不改制是不行的。這家公司的領導人,除了我糊涂了,大概永遠是我當著了。因為這樣的話,現在控股里的這些領導人擁有這家公司一定的股權,他們的股份將是鎮山之寶,使得公司不管將來有其他的合作者,其他股東們賣了多少,這塊總是一塊的,使得公司的大方向能有所保證。”

    洪波認為,柳傳志最根本的壓力在于,柳傳志的那個宏大的夢想,需要一個更有支撐力的平臺,比如技術能力、創新能力、研發能力,很多東西,是聯想集團不具備的,聯想集團只是一個制造業,處于產業鏈的末端。“我覺得柳傳志最大的夢想與聯想集團實際能提供給他的支持上,有非常大的落差。所以他通過運作那些資源來彌補這種落差,但我認為,有些東西靠運作、靠資源是彌補不上的。”

    柳傳志覺得,如果將他的夢想實現比喻為10公里的話,他覺得現在走了兩三公里,“最起碼開了一個好頭了”。

    遲宇宙說,“我希望以柳傳志為代表的中國第一代企業家能夠功成身退、安然地退休。如果他們不能安然地退休,就意味著這個國家經濟出現了問題,或者是企業出現了問題,或者是我們的時代容不下下一代企業家。”

    即使是用5~7年時間完成聯想控股上市的計劃后,七十多歲的柳傳志依然不會停歇下來,只要不是老年癡呆或老糊涂了,他會一直干下去。諸葛亮在《后出師表》里的自白“鞠躬盡瘁,死而后已”也是柳傳志的寫照。周自強說,柳傳志的性格決定了他就是想成為一個偉大的人,他的性格中有不安分的因子,不斷在追求,他的功過十年后再來評價。

     

    資訊整理:中國品牌網

     

    分享到:
     
    中國品牌網致力于中國全球化民族品牌的發展強大。提倡了解中國品牌,宣傳中國品牌,支持中國品牌。隨著中國經濟的日益發展,隨著中國民族經濟的日益強大,中國品牌將不斷發展中國民族品牌,為中國企業的發展加油吶喊。歡迎轉載分享本文“聯想柳傳志:老人心”,轉載時請保留文章版權來源網址:http://www.igatv.live/mtjj/dongfangqiyejia_1891_1140.html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亞歷山大就是征服世界
    相關文章閱讀

    著名品牌展播
    • 志高
    • 班固
    • 佳德水槽
    • 嘉寶莉
    • 美涂士
    • 施彩樂
    • 震旦
    • 云龍
    • 威能Vaillant
    • 史麥斯
    • 益加益
    • 施耐德
    熱點資訊
     品牌節:  
    首屆中國品牌節
    第二屆中國品牌節
    第三屆中國品牌節
    第四屆中國品牌節
    第五屆中國品牌節

    中國品牌網只為品牌服務!品牌是無形資產,是中國經濟的源動力;中國品牌網專注為用戶提供中國品牌,十大品牌,中國十大品牌,中國著名品牌,全球十大品牌的相關信息,為品牌的服務,為用戶提供中國品牌,中國十大品牌,中國著名品牌,全球十大品牌的最新品牌資訊,讓你及時了解十大品牌,中國十大品牌,中國著名品牌,全球十大品牌的最新信息。
    相信品牌的力量!中國十大品牌均是行業內著名的企業品牌;其無論在品牌的知名度、美譽度、產品的品質、售后服務等各方面均獲得市場良好的口碑。中國品牌網展播的數據榜單由網民投票后系統自動生成,排序不分先后。無償服務于廣大消費者,僅供消費者購買參考依據。如有與實際情況不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
    中國品牌網版權所有 未經中國品牌網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網站合法備案號:國家ICP備案09038380號  在線留言 網站地圖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阜成門外大街22號北京外經貿大廈18樓 咨詢熱線:010-51294380(10線) 傳真:010-58857208 推廣聯盟QQ:460965656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咨詢郵箱:[email protected]
    秒速飞艇哪里
    秒速飞艇是不是假的 极秒速飞艇计划 秒速飞艇为什么抓不掉 秒速飞艇精准杀号技巧 秒速飞艇精准计划群 玩秒速飞艇的技巧 秒速飞艇012走势图 秒速飞艇会作假吗 秒速飞艇开奖预测 秒速飞艇开奖兴盛 秒速飞艇官方网站 秒速飞艇是哪开的 秒速飞艇正规吗 秒速飞艇开奖盛兴 秒速飞艇几点开始时间
    8年玩彩经验 三人斗地主报名规则 摇骰子3个炸金花怎么玩 打鱼找漏洞赚一千多万 福彩3d神奇数字规律 北京快3开奖结果 彩控 网上彩票倍投是真的吗 快三和值倍投 11选5必出一码 1飞禽走兽